小说书 > 玄幻小说 > 秦时罗网人 > 第三十四章 请战
  夜空无垠,繁星点缀。

  星光照耀下,太傅府的后院书房内,洛言正跪坐在其中,埋头书写着一些有关于学宫的东西,比如招收学子的条件,考核规则等等,这些东西他显然无法交给李斯来办理。

  这些事情若是真让李斯来处理,他必然是按照小圣贤庄,也就是儒家那一套来教学。

  倒不是说儒家的那一套不好,而是洛言不想未来的玄黄学宫照搬儒家那一套,儒家的理念可以穿插进去,但绝对不能是所有。

  “儒家六艺……倒是蛮像那么一回事的,但有些方面太认真了,不是每个人都是天才,不同的人所擅长的方面也不一样,不过前期教学倒是可以按照儒家六艺来,五年之后再进行分班。

  不过这样一来,玄黄学宫就得分为小学和大学了。

  好在这个时代没那么多东西要学,可学科也要划分下去,除此之外,我还得抽空给那些儒家弟子的上课,要不干脆只教最基本的?”

  洛言皱了皱眉头,手中的笔也是顿了顿,一时间有些犹豫。

  毕竟两千多年的文化传承,洛言就算是神也无法全部照搬,何况他也是个学渣,更深层次的东西自己都理解不了,何谈教给别人。

  “算了,只教基本的,至于其他的,整理成册,扔到藏书阁里,想看想研究的自己去,我要做的只是撒一把种子下去,至于未来能结出什么果子,一概不负责。”

  洛言小声嘀咕了一声,顿时心中有了决断,他可不打算将自己的一生葬送在学宫之中。

  为了文化传承他可以辛劳一些,但为了这些付出一切,他自认为不是这种伟人。

  他只是一个淳朴的老实人,哪懂这些。

  “咯吱”

  就在这时,房门被推开了,伴随着清脆的脚步声,一双白皙匀称的大长腿迈入了屋内,从那水晶色的高跟鞋,洛言判断出了来人是谁。

  家中喜欢穿这种颜色鞋子的唯有焰灵姬。

  至于惊鲵,她不穿杀手渔网服的时候,大多都是白色的布鞋,极为素雅单调,远不如焰灵姬的花样多。

  “哒哒”

  伴随着脚步声,洛言也是顺着大长腿向着上方望去,一袭水蓝色长裙将臀围弧度勾勒的极为完美,腰肢盈盈一握,再往上,曲线陡然傲人一挺,之后一张精美的脸颊的便是出现在了自己视线之中,同时映入眼中的还有一双勾魂的水蓝色眸子。

  眨动间,似有云雾萦绕,如梦似幻,美的有些令人沉迷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!”

  洛言看着突然闯进来的焰灵姬,微微一愣,苦笑道,他晚餐的时候可是交代了,今晚有正事要做,让她们先休息。

  何况。

  中午意外被月神偷吃了,搞得他精力极为不足,最关键,连时间都不多了。

  距离学宫建成越来越近,洛言可不敢在这件事情上打马虎眼,干正事得有干正事的样子。

  “就想看看你。”

  焰灵姬脚丫子微动,将房门勾起,随后微微后仰,将书房的房门紧闭,迈着轻易的步伐,像一只优雅的小猫咪,声音柔腻的有些撩人。

  不一会儿焰灵姬便是来到了洛言身旁,美目好奇的看着洛言桌子上一摞写满字的纸张。

  好奇的眨巴了一下眼睛。

  “昨晚还没看够吗?”

  洛言狐疑的看着焰灵姬,冷不丁的询问道,昨晚他可是留宿在焰灵姬那边的,近乎倾囊相授。

  没办法,焰灵姬黏人的时候很粘人,反正你们也不懂,无需赘述。

  “谁想那些事情。”

  焰灵姬闻言,顿时轻啐了一口,美目白了一眼洛言,随后乖巧的坐在洛言身旁,顿了顿继续说道:“人家只是担心你一个人无聊寂寞,所以过来陪陪你。”

  原来如此,那我就放心了。

  洛言心中打趣了一声,笑道:“那你帮我整理一下这些东西吧,我还得忙一会儿,累死人。”

  说完,无奈的甩了甩手,都特么不知道多少年没动过笔了,这一年多来写的字都堪比当年上学时候了,好在自己发明了纸张,这要是用竹简,用毛笔慢慢写,估计能写死人。

  想到这里,洛言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羽毛笔,不由得为自己点个赞。

  大多数时候,自己都是机智的一逼。

  “怎么不将这些事情交给李斯那家伙处理。”

  焰灵姬一边像个秘书一般给洛言整理文件,一边好奇的询问道,红润的嘴唇在烛火的照耀下,闪烁着诱人的光泽。

  洛言头也不抬,直接说道:“他手上事情不少,这些事情他没时间做,何况有些东西他也做不了,得我亲自来。”

  “真羡慕这些秦人,能遇到你这样的太傅,竟然愿意免费教他们读书识字。”

  焰灵姬低声说道。

  她很清楚读书人在七国之中的价值,洛言这般培养有些不可思议。

  “人才也是需要培养和投资的,何况,也不算免费,这些学子成才之后也需要免费给我干活五年,我只是提前投资了他们。”

  洛言一边写着,一边说道。

  “投资?”

  焰灵姬美目眨了眨,看着奋笔疾书的洛言,一时间乖巧的没有继续打扰,整理好文件便是撑着下巴,看着洛言发呆,这种感觉很不错,有一种洛言只属于她一个人的感觉。

  若是和洛言有书房这么大的屋子,再无其他人打扰,焰灵姬觉得自己也能和他过一辈子。

  不过很快,这个念头便是被她抛掷脑后,因为焰灵姬清楚,这些终究只是幻想。

  这个臭男人注定不是属于她一个人的。

  紫女,惊鲵,焱妃,还有那个大司命,至于其他,焰灵姬暂时就不清楚了,不过以女人的直觉,她觉得洛言外面肯定还有女人,想到这里,心里就有些毛毛的,恨的牙痒痒的,想放一把火烧烧这个臭男人。

  可想到他为自己做的那些事情,独自一个人抗下所有,给了自己一个家,又舍不得烧他,怕他疼。

  爱情总是这般折磨人……

  洛言自然也察觉到焰灵姬略显迷离失神的目光,心中不免有些嘀咕,焰灵姬莫非发现什么不好的事情,比如今日的月神的事情,不过这显然不可能,自己不能自己吓自己。

  冷静,以不变应万变。

  女朋友们不问,洛言显然不会愚蠢的自己说出来。

  洛言当做没看见,继续奋笔疾书。

  气氛便在这般安静之中缓缓流逝。

  洛言从一开始的警惕到后来的放松,因为他发现,焰灵姬只是单纯的发呆罢了,也不知道她小脑袋瓜里正在想些什么。

  待得洛言将手头事情忙完,已经深夜了。

  “忙完了?”

  焰灵姬难得没有困意,伴随着洛言停笔,美目顿时亮了几分,看着洛言,询问道。

  洛言点了点头,看着焰灵姬,询问道:“肚子饿不饿。”

  “不饿”

  焰灵姬却是摇了摇头,移动了一下身子,靠在洛言怀中,脑袋直接依靠在洛言肩膀的位置,在其怀中撒娇似的拱了拱。

  不饿你抱着我做什么?

  洛言心中嘀咕了一声,微微调整了一下动作,伸手搂住焰灵姬的腰肢,让她靠的更舒服一些,随后轻声的询问道:“刚才想什么呢?看着我发呆发了那么久。”

  他基本确定,焰灵姬刚才想的事情肯定和自己的外遇没关系。

  既然不是这些事情,其他事情显然都算不得麻烦。

  “刚才吗?我在想,要是你也是百越人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百越女子,然后相伴一生,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好像也不错。”

  焰灵姬美目低垂,声音很轻很柔,透着无限美好,低声的说道。

  你这个想法要不得!

  洛言心中顿时咯噔一声,焰灵姬这是表达爱意吗?

  这明明就是表达一个意思,那就是她想一个人独占洛言的霸道思想,这种吃独食的念头显然不是什么好苗头。

  “确实挺好的,若是能早些遇到你,也许我便不会招惹那么多的女子,与你相守一生。”

  洛言轻抚焰灵姬的发丝,目光温柔,带着几分歉意的说道。

  潜台词,没有如果。

  “才不信你。”www.xiaoshuoshu.org

  焰灵姬却是率先笑了起来,美目亮晶晶的看着洛言,笑道,她也知道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,这一切也许本就是上天最好的安排,但她还是忍不住的贪心,想要的更多。

  洛言脑袋抵住焰灵姬的脑袋,伸手轻抚她的脸颊,肌肤柔嫩,耳鬓厮磨间,低声说道:“我认真的。”

  毕竟现代只能娶一个老婆,娶太多是犯罪。

  他受过的教育不允许他娶那么多老婆。

  焰灵姬闻言,美目却是瞬间融化,紧紧的抱住了洛言,轻咬着下唇,在洛言耳边轻叹:“我困了”

  我也困了!

  洛言心中应了一声,顺势抱起焰灵姬,向着一旁的软塌走去。

 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翌日朝会。

  洛言感觉自己的腰子微微胀痛,显然是昨晚不知节制的后遗症,这绝对不是洛言自控能力差,完全是焰灵姬要的要的太多,哪个爷们面对这种情况能拒绝?

  他不知道别人会如何,但他洛某人绝对会硬着头皮死撑。

  男人岂能说不行。

  有时候不单单是女人倔强,男人也会倔强的。

  今天得放王太后赵姬的鸽子了,就说政务繁忙!

  洛言站在大殿之中,心中却是在规划自己的时间线,此刻的状态还是有些畏惧赵姬的,火力不足带来的恐慌,至少需要一日时间养精蓄锐。

  与此同时,大殿之中也正在汇报各个地方的事情,同时一件事情也将洛言的思绪拉回了朝会当中。

  “魏王病重,已经近一年不管政务,朝野上下震荡,臣以为,此刻正是伐魏最好的时机!”

  一名秦国老将突然走了出来,拱手对着嬴政行礼,沉声的说道。

  “末将附议!”

  “末将请战!”

  ……

  随着一个人开头,武将一边最先喧哗,不少人耐不住寂寞想要领兵去魏国找茬,战国只所谓称之为战国,那就是几百年战争就没断过,基本上每一年都有小摩擦的战役发生,十年之内必有大战发生,五十年内更是有灭国之战开启。

  战争就没间断过,秦国的这些文臣武将自然也是耐不住寂寞的主。

  “臣以为,大王新政,当以一场大胜来恭贺我王,而魏国确实是个好选择!”

  昌平君也是上前一步,开口说道。

  柿子挑软的捏,如今所有人都觉得魏国很好拿捏。

  嬴政闻言,神情也是有些意动,若是有好时机,拿魏国开刀确实不错,如今这个年代可不是曾经那个讲礼节的战国,攻打一国无需什么正当理由,想打那便打,国与国之间的信任早就荡然无存了。

  “太傅意下如何?”

  嬴政沉吟了片刻,看着不开口的洛言,询问道。

  我又不懂打仗。

  洛言看着群臣激荡,此刻若是站出来唱反调显然不合适,想了想,便是说道:“臣以为,是否出兵得看魏国国内的具体情况!”

  嬴政默然的看向了一旁的王翦,询问道:“上将军觉得此时是否是出兵的好时机!”

  “末将以为,若只是攻城略地,何时出兵皆可,无可若是灭国,此刻绝非好时机,一旦攻魏,须得考虑韩国和赵国的反应,尤其是赵国,其次,也需防备楚国!”

  王翦上前一步,肃然的面容透着铁血的味道,看着嬴政,沉声的说道。

  对于王翦而言,如今东出之路只差一步,哪怕要动手,也该先灭了韩国,借此贯穿战线,将韩赵魏三国直接分割开来,借助燕国之势,是攻打赵国还是攻打魏国都可以。

  “此事容后再议!”

  嬴政沉默了片刻,便是俯瞰群臣,淡淡的说道。

  灭国之中不可轻启,一旦开启,那就无法停止了,而嬴政许诺过洛言,给他五年时间,如今五年时间尚早,秦国境内诸多事情尚未处理妥当,开启灭国大战有些不适合,太过冒失。

  洛言自然也察觉到了嬴政的目光,心中顿时了然了几分。

  一旁的昌平君看着嬴政暂时没有出兵的打算,心中不由得微微一沉,嬴政这个年纪怎会如此稳重?

  他的谋划可是建立在秦魏交战的基础上。

  看来还得再等等。

  昌平君叹了一口气,他知道不能急,越到这个时候越是如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