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书 > 科幻小说 > 神秘让我强大 > 第四十八章 祖传之种
  早餐还是老吴做的,闻人德还在宿醉带来的头疼之中,高度酒和啤酒就是有所不同。

  当吃早餐的时候,揉着脑袋的闻人德,突然眼神一亮,满口酒气道:“老吴,吃了你这饭,我以后就把你当真兄弟,我家就是你家,你以后要常来啊。”

  “哼,真是表面兄弟,你就是想偷懒而已,”吴连松下意识地表示不屑,然而接着就反应过来,赶紧道,“呃,小德你都这样说了,我也只好勉为其难。既然是真兄弟,当然要经常来往。”

  吴杉杉没有任何表示,只是吃过饭就和闻人升,开着她那辆红色跑车走了。

  两人随后就站在院门口,看着二人车子一路向南而去。

  “虽然老吴你比我强得多,但在养孩子方面,还是我完胜……”闻人德得意洋洋道。

  “你只是运气好,”吴连松不屑道,拍拍对方的肩膀,“回去吧,我感觉你的病更严重了,让我看看还有没有药可治。”

  “我没病,不吃药。”闻人德掉头就跑。

  “不吃药,给你扎下脑袋放放水,放心吧,我扎针的技术其实很好的。”吴连松说到这里,脸色一黯,然后转身追过去。

  …………

  许府门口。

  许云霜和一个年轻俊朗,相貌与她有五分相似的男子站在一起,迎接闻人升和吴杉杉两人的到来。

  男子相貌稚嫩,看起来只有十七、八岁,但气质很成熟,浑身上下,都透露着一股大家气度。

  闻人升仔细地观察着对方,最后欣慰地得出一个结论——嗯,现在没自己帅,将来更不可能了……

  普通人中的帅哥,没威胁。

  “老师,辛苦您了。难得周六休息,还要远道而来,真是不知如何感谢是好。”许云霜躬身道,银色长发随之垂落下来,就像神妃仙子一般。www.xiaoshuoshu.org

  “既然如此,那你只能以身相许了。”吴杉杉在一旁幽幽地说着。

  “……”许云霜顿时一阵尴尬,脸色微微一红。

  年轻男子倒是很快反应过来,向闻人升伸手过去:“我就是许云辰,闻人老师能亲自出手帮忙,真是感激不尽。”

  闻人升脸色不变,与他握手道:“嗯,我认得你,你和照片上长的一样。你父亲在家么?”

  “父亲不在家,周末他经常出去。”许云辰解释道。

  “好了,辰弟,请老师和杉杉,到后面去谈吧。”许云霜看一下四周,开口道。

  “好,好,两位里面请。”

  许云辰立刻在前面走进院门,三人跟在后面。

  吴杉杉边走边问:“云霜,你应该对此早有发现吧?不然的话,闻人不会让你也知道这事。”

  “伯父其实是为了这个家好,我不想给大家添麻烦,”许云霜脸上露出一丝莫名惆怅,接着抱歉道,“都是辰弟的任性,让老师为难了。”

  “不,我不为难,”闻人升摇摇头,“我一向认为,真相不会伤害人,只有人才会伤害人。”

  “是这样么?或许有些真相不揭开,大家就能永远地快乐下去。”许云霜低声说着。

  闻人升回头看她一眼,若有所思。

  他接着快走几步,与许云辰并肩而行。

  “你提交项目的时机有点巧妙,正好是何世强和人赌斗而死之后,可以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?”闻人升盯着对方的眼睛。

  许云辰有着和许云霜一样的纯净眼神,听到闻人升的提问,他吐出一口气:“那是因为我突然发现父亲已经走得太远了,竟然连神秘领域的专家都敢下手设计,如果任由他这样下去,我怕他最后真得无法回头了。”

  “是这样么?真可惜,他已经回不了头了,”闻人升摇头道,“刚刚那句话,就是他之前亲口对我说的。”

  许云辰脚步一慢,艰难道:“还能留下他一条命么?”

  “能决定他命运的,只有他自己,或者你们。”闻人升望着前面。

  许家院子很大很大,这大概也是祖辈的余荫吧,光有钱,在这一块,可买不到这么大的地。

  十多分钟后,许家后院小山,一处竹林亭中。

  绿竹苍翠茂盛,竹亭隐秘幽静。

  几人相对而坐,闻人升正低着头,许云辰刚刚传到他手机上一份更详细的资料。

  “祖传之种的制造和移植?和我想的果然一样,难怪每个消失的青年工人背后,都有着血脉兄弟姐妹。”他摇头说道。

  资料上显示着,张容张易兄弟的情况,并不是偶然,而是必然。只是舍得拿超额抚慰金,去找亲生兄弟的,只有张易一个人而已,其他人都是流过几天泪后,就再没有动作。

  “是的,两年前堂姐出了那次事故,多亏魏经理救了她,之后父亲拜托供奉的何李二老,看过堂姐,一切的梦魇就从那开始。本来堂姐是全家的希望,家里早就有过定论,慢慢剥离不良资产,缩减集团规模,只留下一些优质产业,忍耐十年,再重新发展。”

  许云辰回应着,目光看着不远处的竹林,眼神飘忽。

  眼前的绿意盎然,盛夏之时,谁能想到隆冬随后便至?

  “然后你的老爹,就觉得只有异种者后代还不保险,最好弄成祖传之种,这样的话,即便云霜死了,你也可以靠着同样的血脉继承下去?”吴杉杉突然嗤笑一声,“果然是个蠢货,外行就是外行,总以为靠初等数学就能解出哥德巴赫猜想。”

  许云辰顿时一阵尴尬,不知回应什么是好,对方是客,还是闻人老师的伴侣,但对方说的毕竟是他亲爹。

  闻人升打圆场道:“算了,许总的本心还是好的,只是神秘领域,好心反而往往带来灾殃。”

  “我苦劝过伯父的,”许云霜低头道,“只是他说过,如果我是个男的,他倒愿意再忍耐下去。”

  “果然是个混蛋,女人怎么了?女人继承家业的又不是一家两家,岛英还是女王世代统治。”吴杉杉立刻愤愤不平,抓住了许云霜的手,做安慰状。

  “确实奇怪,”闻人升不动声色,“但许总说的这句话,应该不是指家业继承上,在我看来,他的器量没有那么小,难道是说……”

  话到这里,他却突然停住了。

  吴杉杉顿时瞪他一眼,伸手就想掐他,但最后还是停下手,有些无奈道:“你说话不要总是留一半好不好?这里又没什么外人。”

  “不行。”闻人升看一眼竹林外,摇头道。

  要是那样的话,还怎么让你们觉得我很神秘,很厉害?

  以前的我,就是太老实了——别人一问什么,就全部告诉他们,结果他们反而说“还以为你多厉害,原来只是这样啊。”

  “可恶,你不要仗着自己长得好看,就为所欲为啊。”吴杉杉鄙视道。

  “反弹。”闻人升面不改色。

  许云辰看得一阵发呆。

  许云霜眼中则是露出一丝落寞,又有一丝羡慕。

  “懒得和你计较,毕竟你只是个弟弟,”吴杉杉眼神里闪过一丝喜色,然后问道,“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?单刀直入,还是等巡察司的行动?”

  “云霜,你们想怎么做?”闻人升没有回答,而是向着许云霜问道。

  “趁我父亲还没有酿成大错,请制止他吧,最少要保住他一条命。家业什么的,都可以重头再来。现在机会很多,许多普通人都能从一无所有,成为创一代,甚至有着远超我们许家的产业,我有信心不比他们差多少。”许云辰站起来,咬牙说着,向两人深深鞠了一躬。

  “是啊,一家人齐齐整整,快快乐乐才是最好的。小辰说的没错,既然先人能开创这份产业,后人同样能开创。”许云霜捋了一下发梢,看着堂弟,有些欣慰地说道。

  “我之前就对许总说过,想要劝他,只能用拳头来,看来我还真是有先见之明。你们在这上面签字吧。”闻人升说着,将手机改成手写输入模式。

  许云辰有点不解其意,许云霜在一旁解释:“这是巡察司的一个特殊条例,效仿医院对危重病人的处置流程——直系亲属签字后,专业医生就可以采取各种紧急措施,比如有风险的手术。同样,神秘专家也有类似的权限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,父亲从某种程度上来讲,的确也算病入膏肓。”许云辰脸色复杂,又叹口气,然后就在手机屏幕上,果断划下自己的名字。

  许云霜却是伸手从闻人升手里拿过手机,同样签字,再交还给他。

  闻人升看过签字,点点头,从亭子里站起来,舒展一下身体,看向远处:

  “好了,有了家属签字,就可以进行外科手术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