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书 > 都市小说 > 我的重返1997 > 第一百七十一章 林悦然的决意
  第二天,苏离自顾自地请了假。

  他现在确实是黑马,借着王洛秋的光,再加上父母不在身边,也没有多少人能够管他。

  王洛秋接到苏离电话的时候,一点都不惊讶,只是淡淡说道,“成绩别给我落下了。”

  苏离听完,也满腹疑惑,不知道王洛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  但是假已经请下来,他就不顾那么多了。

  李景国他们的时间有限,不可能一直停留在煊城。

  如果这一次合作成功,他们就相当于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。

  不过,即便是签了合同,也要让他们留出空,用来整理目前手头的工作,这还需要一段时间盘整。

  李景国虽然内向,却是一个急性子的人,又处于一个想要出成绩的年纪,自然想立刻着手工作。

  对于互联网工作来说,时间甚至比黄金都宝贵。

  网站如果能提早一天上线,就有提早一天的流量。

  现在虽然还没有“流量经济”这个词,但大家都明白,看得人越多越值钱这个道理。

  那些已经萌芽的门户网站,就是靠这些东西来赚钱。

  在网站上面投放广告,点击越多,广告主给的钱越多。

  这样的一个经济模式,一直到几十年以后,依然十分流行。

  因为大家都没有更多好的赚钱方式,至少在门户网站上面,广告投放几乎成了唯一的成熟模式。

  李景国他们联系苏离的时候,非常之早,苏离还在吃早饭。

  这群IT男,尤其是李景国,简直是将“时间就是金钱”的理念贯彻到底了。

  苏离看到合同的时候,微微惊讶。

  这群人要的并不多,甚至可以说,在利益上面做了很大的让步。

  “李哥,你们这个合同……没必要做牺牲,咱们在商言商。”

  苏离很讲究,因为如果合同不顺意,合作起来,肯定会有芥蒂,这样对大家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。www.xiaoshuoshu.org

  李景国摇头,“这是我们商量以后的结果,现在你的经济压力,要比我们大很多,所谓地技术入股,事实上是我们占了便宜。”

  苏离吐出一口气,既然李景国已经这么说了,那就证明,他们四个人统一了想法。

  “这样吧,那只能麻烦你们,去跑公司的事情了,因为我这边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事。”

  苏离想得很明白,现在有了几个劳动力,不用白不用。

  再加上,他们都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几年,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,简单的跑政府办事还是会的,不可能两眼一抹黑。

  李景国见苏离同意,也是满心欢喜。

  他想的,全都是未来。

  这位程序员,此刻还不知道,整个网站上线以后,会掀起怎样的滔天巨浪。

  几个人将协议全部签好,彻底成为自己人了。

  王诚这时候才松了一口气,笑道,“你们可真行,说是过来帮忙,结果倒好,钱没到手,稀里糊涂成为了公司股东,这道哪说理去。”

  周广平也“嘿嘿”一笑,“咱们现在应该同舟共济,就不要说钱不钱的事情,是不是苏老板?”

  “别扯没用的,我哪是什么老板?”

  苏离苦笑不得,周广平的性格,做程序员是屈才了,他更应该上外边跑业务。

  刘力也发话,“我们这边手头都还有工作,需要盘整一段时间,好在现在大家都有积蓄,不会因为梦想而吃不上饭。”

  苏离听完他的话,脑海里面突然浮现起一个PPT大师的口号,“让我们为梦想窒息!”

  这样一个恐怖的念头,猛地盘桓在苏离的心上,久久不能平静。

  李景国的声音中,隐隐透着激动,“这一次,必须要活出个样来。”

  “他似乎经历了一些事啊……”

  苏离瞟了李景国一眼,有些猜测,不过人人都有秘密,他根本不打算过问。

  “本来昨天给你们安排了饭店,看样子,今天才能吃上。”

  王诚笑道,“安排得太早了也不好,不过,好饭不怕晚。”

  “晚上,大家都尽兴,毕竟这是第一次。”

  “对,需要多喝一些,让老大横着出去。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合同的事情敲定以后,这群人就只剩下原本手头的工作了。

  苏离选择他们,也是看在这几个人都有积蓄,不至于孤注一掷。

  其实在工作中,尤其是创业公司,孤注一掷是很危险的,极容易心态失衡。

  但凡有这样的心态,就很难做出合格的东西来,只要受到一点外界因素影响,就可能走极端,功亏一篑。

  网站的名字,苏离也早早就定了下来。

  就叫做奇点中文网。

  虽然说,这样做有点对不起真正意义上的创始人,但是目前,这一片还是蓝海,没有人做。

  即便是前世“起点”的创始人,也能够再做出另外的一个网站。

  只不过,可能不会像前世那样风光了。

  因为,苏离已经占尽先机。

  李景国他们本来不愿意起这么个名字,感觉不够好听,但拗不过苏离,只能认同了下来。

  晚上,五个人在玉鼎轩吃了一顿饭,苏离破天荒地和他们几个喝了啤酒。

  自从重生一来,苏离一直控制着,没有碰这玩意。

  前一世,他与客户们拼酒到了极限,甚至胃出血进过医院。

  所以,苏离对这玩意深恶痛绝。

  可如今大不相同,喝酒只是开心,没有别的目的。

  李景国他们几个都不太能喝酒,浅尝辄止罢了,苏离一个人,就能够喝倒他们四个。

  不过,没有必要。

  周广平是个理想主义者,他知道跟这李景国,绝对会有肉吃,所以毫不迟疑,而刘力,也是因为信任他们的老大,才与苏离合作。

  王诚则是收了钱,那一万多块钱,此时此刻也充公,不算工资,而是他们几个人的活动经费。

  这个提议是周广平做出来的,李景国本来反对,但看见连王诚自己都觉得,自己不应该拿这么多钱,也就同意了。

  苏离看在眼中,觉得这样的团队氛围,才是最好的。

  “我也需要加把劲了……”他暗暗想到。

  翌日,苏离照常上学。

  其实现在上学对他而言,意义已经不大了,但是从情怀的角度上考虑,苏离根本不想放弃学业。

  更何况,还有一些他想看见的人。

  刚到教室,苏离就看见,一个出众的身影,坐在他的位子上。

  旁边的学生,都是在偷偷观察,见到苏离进门,都用一种惊叹的表情看着他。

  “谁啊?”由于女生低着头,苏离没认出来是谁。

  林悦然一抬头,微微一笑,“是我。”

  “嘶——”在班级中的其他人,似乎都倒吸一口冷气,全校的女神林悦然,竟然与苏离熟稔到这种地步?

  “什么事?”苏离猜不透林悦然想干什么。

  按照常理,上一次在天台,两个人被王洛秋撞见,林悦然虽表现得不落下风似的,可他能够看出来,女学霸微微有些心虚。

  不过林悦然也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,这些个优等生,各有各的性格。

  她就属于那种认定目标以后,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的那种。

  苏离有些头痛,他感觉林悦然和王洛秋一样难缠。

  “聊聊?”林悦然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,“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。”

  “咱们不是得上早自习么?我作业还没……”

  没等苏离说完,林悦然就抓住了苏离的手腕。

  顿时,班级之中一阵惊叹。

  苏离甚至感受到了,几道灼灼的目光,仿佛要将他燃烧。

  一道来自白语,另一道来自王晓霏。

  只不过,不待他反应,就被林悦然拉出了班级之外。

  “我说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?”苏离被她拽得岔了气,肋骨的地方一阵疼痛。

  “苏离,你的女人缘真好。”

  林悦然没回答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是不是她们都吃醋了?”

  “谁们?”苏离装傻充楞,但随即又感觉一阵疼痛,“说正经事,等会老师该来上课了。”

  “对你来说,上不上课还有什么所谓?不过,这个消息,你倒是没有传出去,嘴很严啊。”

  林悦然讲得头头是道,“苏离,你上节目的事情,似乎大家都不知道,甚至大部分人都不知道,那本书是你写的。”

  “让那么多人知道干什么?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你有多好的。”

  苏离往窗外看了一眼,陆陆续续有学生再上楼。

  “天台?”

  林悦然转了一下钥匙,在前边开路。

  再次上到天台,苏离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。

  上一回见到王洛秋,纯属巧合。

  而王老师竟然还抽烟,让他有些大跌眼镜。

  “这么多的烟头?”苏离蹲下来,看见天台上面,大概有十来个烟蒂。

  “估计都是王洛秋抽的。”

  林悦然瞥了一眼,淡淡说道,“这种细烟,并不常见,再加上上次的见面,基本上可以肯定,就是她留下的。”

  “看来,她也有天台的钥匙。”苏离倚上了栏杆,不以为意,“林悦然,你还是有事。”

  “我给星火出版社投稿了,但是石沉大海。”

  林悦然的眼神有些怅然,“我这才知道,收到了约稿函,却不一定会被过稿,难道这就是我只能拿到安慰奖的原因?”

  苏离没办法说些什么,他看过林悦然写的东西,若是想要形容,只能说是不好不坏。

  不难看,也不好看,没有一点出彩的地方,可要挑毛病,也挑不出来太多。

  味同嚼蜡。

  从技法上来说,林悦然无可挑剔,可架不住故事太平庸。

  “你不是一个很有经历的人。”苏离琢磨了一下,说道,“在写作里面,最重要的是不完美,你笔下的人物,太不真实,仿佛空中楼阁,剧情上面也有太多难以理解的意识流部分,阻碍观众去了解。”

  林悦然眼中闪过一丝迷茫,“照你这么说,还有办法么?”

  她不太能够理解,苏离说的这一番话。

  从小的教育告诉林悦然,生活只有赢到底才可以。

  可现在,她笔下的人物,赢不了了。

  就连她自己,也没办法一直赢下去。

  “你应该随着自己的心走。”苏离戳了一下自己的胸口,“你觉得,你能够带入人物么?”

  林悦然缓缓摇头,“我不能。”

  “这也是为什么,你的作品不吸引人的原因,连作者都没办法带入人物,读者怎么可能会喜欢?”

  一语惊醒梦中人。

  林悦然从来没有想过,是这样的原因。

  “行了,不就是这么一点事情,也没别的了吧?”苏离摆摆手,他不是林悦然的保姆,不可能随时为她答疑解惑。

  “那两个女生好像很喜欢你。”林悦然岔开话题。

  苏离原本挪动的脚步猛地一滞,随即他撇过脑袋,“没有的事情,你想多了。”

  “不会,我没有想多。”

  林悦然性格很直,有一说一,“女性的直觉告诉我,绝对是这样。”

  “那你的女性直觉有没有告诉你,我现在喜欢谁?”

  苏离咬了一下嘴唇,林悦然这家伙实在是难缠。

  这种高智商女性,钻了牛角尖以后,真是八匹马都拉不回来。

  关键她还能振振有辞,说得头头是道。

  即便林悦然有着出众的容貌,苏离也觉得,实在是够了。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林悦然的发丝被风吹得飞扬起来,“我们才高二,不是么?”

  “高二怎么了,也都马上十八岁。”苏离翻了个白眼,“林悦然,你今天实在是太奇怪了。”

  他在心中暗暗补了一句,“虽然之前也很奇怪就是了。”

  “没有吧。”林悦然粲然一笑,“假如让你选,你会选择哪一个?”

  苏离听得头大,“我哪个都不选,因为都是做梦,梦里啥都有。”

  “逃避不是美德。”林悦然咄咄逼人,“只是一个简单的回答而已。”

  苏离突然看见,林悦然晶莹的眸子中,反射出来自己的身影。

  这一瞬间,他突然有了一些明悟。

  “太早了,太早了,你不应该问这些的。”苏离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,“我们都应该现实一些,不要玩‘假如给我三天光明’的把戏。”

  “是这样啊……”

  林悦然拉长了声音,踮起脚尖。

  “那我呢?”